Time-Zones-Map-+-M-Logo-small
时差的源起、空间的成立,一万次想甩手不干了之后却依然坚持的理由都在这里。每一天都是战斗,每一天都是在跟愤怒和委屈握手言欢。365天的时差空间,生日快乐!--来自一位朋友

“那么,你们是有基金支持的吧?”
朋友话锋一转,非常笃定地甩出了问题。
“没有啦,”
此处吞吐若干字……

以上对白周期性出现在我和新认识的朋友对话中——尤其是,当我试图阐述Meridian时差的存在是为了“联合来自24个时区的创作人”。
以上对白也常常发生在时差空间里。这家去年4月开业就搞出了24小时不休派对的空间,就在三联书店附近的美术馆后街77号大烟囱下的一栋老厂房建筑。曾经担任过今日美术馆建筑设计师的王晖出手帮忙做了它的改造设计规划,让这栋在历经上世纪六十、七十、八十年代数次维修的老厂房得以保护、又焕发了新意。

时差空间是乌托邦联盟“Meridian时差”的现实之躯,至于这个乌托邦嘛。如我所述,主要目标是“联合来自24个时区的创作人”这简直是联合国才干的活儿。难道不就是该天生被包养的么?

可惜答案是“没有”。时差确实就是一个完全没有赞助,完全得靠自己的机构。话说到这份儿上,有没有商业头脑的小伙伴都会好奇了
——“那时差靠什么活呢?”

事情得说回五年之前,2010年,在三里屯的老书虫我认识了道旸。刚开始就被这家伙骗了,我以为他会占星术,后来发现他最擅长的确是“看天上的星星”(英文也指发白日梦),另外则是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哦,还有法文、英文和过得去的西班牙语。

说起来道旸是个国际流浪汉,持有英法双国的护照,却声称自己是“无国籍人士”——这位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的国际政治学硕士,多年国际政治的教育后果是让他成为了三无人士:无党派、无国家、无组织。大学毕业前他已经去过非洲当了小半年的老师,2010这一年正好停留在了东八区的北京,组织几个朋友每周一晚固定在三里屯的老书虫朗读自己写的诗歌。我第一次参加他们的局,昏黄的灯光下英国诗人正凭借着大家的笔迹猜测性格。

第一次聊天并不能算太投缘,除了我俩都滔滔不绝的“Couchsurfing”——现在被广为传播为“沙发冲浪”。那是2010年,还没几个人知道。我是第一个在中国大陆写“沙发冲浪”的人,小书刚刚出版——现在回想起来,这大概是当初道旸对我最大的好奇吧。

Momo-hello-by 杨毅东_meitu_1

Momo(毛译敏)和Dorian(道旸),Meridian时差的两位联合创始人。

2010年,西八区的旧金山 “Couchsurfing”还在它的黄金时代,拒绝资本进入的独立网站、坚持所有服务免费,收入也靠用户捐赠并且财务直接公开。这个网站上出没最多是自由写作人、摄影师、记者、独立艺术家和职业旅行家,那些对世界保持永远天真、好奇,不愿受国家、语言的界定的人们。

同时,2010年东八区的我还参与着另一个独立出版小组织“东西文库”,我们刚刚出版了两本书《失控》和《13亿》。那时候我们也没料想《失控》在几年后会热卖成思想界的经典之作,而原创的《13亿》却鲜有人知。因为当时“东西文库”发生的一些问题导致不能继续,但我们还满身力气想要改变些什么。

未命名_meitu_1认识了道旸后,我带着他跟大家一起喝酒。他仗着中文好,酒后讨论丝毫不是问题,我们聊起“东西文库”当初成立的理想:“既不是向东,也不是朝西,而是指向内心”——东方和西方简单对立的划分太之单一,或者简单“对”及“错”的判断有时候也会失去理性,智性社会应该诞生于对多元文化和价值的包容之下。

没错!促成不同文化之间的理解,不同头脑之间的灵感激发,不同心灵共鸣之上的创造——这就是我们想要改变的那些。东八区的北京应该有这样一个地方,它的视野思想创造可以看出去全世界。

“联合来自24个时区的创作人”,这句话翻译过来,大概就是“我们要建成当代的巴别塔”吧。

“东西文库”原来的发起人之一张向东和另一位好基友加入了,加上法国同志道旸,我们一共4个联合发起人,宣布了这个特别特别民间的小组织叫“时差”——道旸把英文译作了拗口的“Meridian”。

我在东直门外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公寓当办公室,“组织”上把房租一付算有单位了;我和道旸负责具体工作,贵单位没人领工资。

为什么叫Meridian时差?

Meridian,“本初子午线”。以伦敦格林威治天文台的本初子午线为起点,随后人们用经线把地球划分成了24部分。每一天,太阳光经过这虚拟的24条线,一个时区次第落差一小时,这就是时差。转完这颗星球,地球上的人们也就过完了一天。

时间和空间,这就是我们恒定的世界。

不管来自哪个国家、何种文化、说什么样的语言,贫穷和富有、伟大和卑微,人们所有的都只是这同一颗星球,平等的24小时。时差之目的就是“平等看待每一种文化,在文化与文化的交流之间促成创作”。

想想我们,心真大,也胡闹。

成立后的第一个目标是完成一期来自24个时区故事的在线电子杂志——首期主题为“城市秘密”:在每一个时区里找到一个秘密、不为人知之处。我们像土拨鼠一样在黑暗里默默挖掘,通过Couchsurfing、Flickr和VPN翻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边界,向全世界那些和我们一样好奇的人们征稿……花了10个月,最后终于攒出了来自24个时区的内容(已然不记得通过多少语言的转化翻译)。因为难度太大、维度跨越整个地球,所以水平参差不齐,但也会偶遇惊艳。来自零时区伦敦的城市秘密,是报道英伦遗风地下赛狗俱乐部的独家图文。

屏幕快照 2015-04-21 下午11.13.11    屏幕快照 2015-04-21 下午11.13.27

  • Merdian时差-电子杂志的第一期封面  
  • Meridian时差杂志第一期主题:城市秘密

伦敦,算容易的。地球上还有一些时区,是一望无际的蔚蓝海洋或孤寂的冰山,那里连人类的足迹都没有,唯一的居民是深海的鱼或者雪洞里的企鹅。
但至少我们都投去了好奇的一瞥。

这本全英文的“Meridian时差”电子杂志就成为空前绝后的一期了,因为地球上还没有足够多像我们一样好奇的读者。但是失败没有打倒同志们,紧接着我们启动了“时差绘本联合国”项目,在四大洲范围15个不同国家里向独立画家约稿,邀请他们用一个本国经典童话、加上自己独立的视觉语言,来解读和传递本族文化深处的密码。

这个项目一不小心也做了3年,期间历经了7种语言的沟通、编辑、翻译,最后终于在2013年11月以中英双语出版了。在后期加入给了很多帮助的童书出版妈妈三川玲,为它写了一个特别传神的广告语:
一个绘本读懂一个国家。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从2010年到2013年底,时差团队一面一本一本地攒“时差绘本联合国”;另一方面在北京不同场地组织各种跨文化创作沙龙。三里屯的老书虫、西城区的佟麟阁老教堂、钟鼓楼下的杂家酒吧等等等……我们也有商业模式。收门票!不过每场活动的门票收入也仅够付场地支持。

那三年,贵单位还是只有我和道旸两个人,还是没有领工资。最后一年夏天多了个勇敢的小姑娘叫静怡,她的专业是日文。

老话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事情过了第三年后就好办了。

“时差绘本联合国”就是第一个关键的节点——2014年出版后,很多出版前辈和媒体的鼓励和帮忙推广卖书,感谢当时京东的佳瑄和雁子一笔信任包销,时差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流动资金。

“时差绘本联合国”之于我们最大的回报不是钱(书能卖出多大利润呢,何况还有各国作者版税要付)——是影响力。这是一个中国的独立出版团队第一次全球同步策划、创作和操作一个绘本选题,也给了国内原创绘本出版一点儿新尝试。绘本虽小,却清楚地阐述了时差的立场:跨文化、多元、原创。

大烟囱下的时差空间

从2013年之后,辗转于北京各活动场子的我们,更急迫地感觉时差需要一个“家”,一个实验室,一个能量汇聚场,让更多形态的创作和灵感能有空间发生。

这时候第二个“节点”出现了。同样在东八区北京的东城,一座退休后的老胶印厂也在等待着自己的新生——美术馆后街上的77文创园接纳了时差,经历了漫长10个月的改造装修后2014年4月,时差空间开业。沐雨骑行俱乐部(户外酷男!)和之前在蓬蒿剧场的咖啡师李波(暖男没有之一)加入了空间,最后是我们的大管家Rebecca,此前有过在新加坡和台湾两地的管理经验。

001_61

满身的力气终于可以用上了。为了用上这些力气,道旸和张向东创意了开业24小时不休的派对,有人在开业那一天直接睡在了空间里;迎来送往着各种各样、讲各种语言的国际主;尝试各种实验的先锋的探索的文化活动……

多年一直在“实验”音乐的颜峻把密集音乐会落到了时差空间,他说最具吸引力的是:人好,声音好,风水好;北京同等规模的空间里,可能是唯一不用山寨音箱的;
作家蔡崇达第一次在时差举办了一整天的“非虚构写作工作坊”,创下工作坊长达8小时无人离场纪录,他曾信誓旦旦说要把这个工作坊做满一整年,我们现在起可以搬条小板凳等着看:)

2014年时差还出版了《短暂飞行》(张向东著)和《二十四节气》(熊亮著、董梅撰)两本书;
举办了8次艺术展览,包括北京设计周中西班牙大使馆赞助的“路尽头”摄影展;
10次新书面世和阅读沙龙,其中有莫里斯.桑达克《野兽国》中文版发布;
18次现场音乐及戏剧演出,美国女导演Roseann Lake的《剩下的独白》演完再加场;
N次电影放映,田原的《定格胶片》首映礼和英国大使馆合作的Great英国网络电影短片节……
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和创作人,他们来自北京、澳门、法国、日本、西班牙、英国、意大利、德国、伊朗、韩国……
时差空间也算得上是东城一景了。

IMG_2122  DSC_8356

  • 时差空间24小时开业不休派对 2014年4月19日
  • 《剩下的独白》戏剧演出 2014年7月26日

DSC00391  DSC_0361

  • 蔡崇达非虚构写作工作坊 2015年1月10日
  • MIJI + MULTIPLE TAP密集音乐会 2015年4月5日

等等等等….

“你们究竟靠什么活着?门票吗?”
追问还在继续。
不是每场活动都是人生赢家。一些实验或者先锋的活动可能应者寥寥,但是得坚持啊!
不是每场活动都会有人买单。一些文化活动也会觉得理应免费使用,因为是“文化活动”——“收费就商业了”。遇上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一再解释,水电房租人力,样样都是账单。
也庆幸还有那么一些品位不俗的商业公司选择了时差做活动,这些预算都成了源源不断支持给繁荣创作的补给。

我和道旸两个主理人,两个文青一路跌跌撞撞学经营。成绩不算好,但运气不算差,得深谢各位朋友支持。
一年了。回顾一下也发现做过不少荒诞的、赔力气时间的、无法定位的活动。过完了周岁还得前行,天马行空做了好多加法和实验的我们,希望在周岁之后找到方向,好好做减法。

时差的精神不会变。联合来自不同时区的创作人——24时区是不可能做到了,事实上地球上真有好几个时区没有人哪……更清醒的事实是——哪怕只是联合来自3个时区的创作人也是不易。摩登如纽约、混血如伦敦、自由如巴黎……即使在这些全世界最多元文化的城市里,文化隔膜也时时发生,更不论冲突、歧视、资源抢夺和排挤……也许人类这种物种天然有着自绝性,从哲学本质而论“他人即地狱”。但正因如此,时差才要存在、也需要存在,并最好能够强壮地活下去。

至少,在东八区的北京东城区,美术馆后街77号有一个时差空间,愿好奇和天真地激发每一种文化的表达,以创作之名。

谢谢阅读,请继续支持我们。

2

感谢正在一起打拼的时差小伙伴;
感谢另一波曾经经历过时差团队的小伙伴;
感谢打造出了又酷又美的77文创园总经理王雷和他的团队、时差的坚定出版商新星出版社刘刚及各位编辑;
感谢无私扶持、贡献灵感和才华的各位朋友:熊亮、江渊、王晖、孙戈旋、三川玲、白战涛、李冬莉、风端、张伟、郑艳琼、刘松、云善、范立欣、梦桐、黑眯……排名不分先后,无法一一列举,鞠躬感谢!

坚持是美德!最后送彩蛋~~

搜索“时差”,关注微信公众平台后回复“Meridian”,你将收到来自全世界仅此一期的24时区杂志“Meridian时差”里的伦敦故事(零时区,全英文)

标签: | |

Leave a Reply

Meridian Online
RSS rss
Copyright 2015
© Meridian 时差